荒凉兵团>仙侠>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> if线:TB,顶女膜,被到c喷不止还以为在尿尿
    慕思宁被他按在墙上亲得嘴唇发麻,想逃也逃不掉,只能被迫地承受着,张开嘴让他入侵,可怜的初吻就被这么狠狠蹂躏,唾液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推抵的手逐渐变得乏力,晕红的脸色说不清是窒息还是因为情欲带来的,小舌头被吸得酥酥麻麻,陌生的气息占据他的口腔,贪婪地卷走所有甘液。

    等到终于分开,慕思宁已经被他亲得混乱不堪,张着红润的唇剧烈喘息,要问的话迷失在火热的深吻里。

    “慕思宁,有件事忘了跟你说。”祁修远暧昧地抚摸他的脸庞,手指摩挲他被吮红的唇,“上次见面,我好像对你一见钟情了。”

    慕思宁怔住:“一见钟情?是……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喜欢你,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湿热的吻印在他颈间,一只手攀上他胸口,抓住娇软的小奶子,还没发育好的奶团子刚好能兜在掌心里,乳尖粉粉的,揉了好久才开始怯怯地发硬。

    两条腿也被祁修远用膝盖顶开,羞涩的小逼暴露无遗,慕思宁的不安在祁修远的手指摸上去那一刻飙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没尝到情事滋味的小肉花青涩得很,蜜液都没怎么流,只有靠近阴道的部位有点湿意。

    祁修远急切地抚摸滑动,手指沾了点淫液就去摸他的小阴蒂,没什么操作经验,照本宣科地使用了解过的理论知识,刺激慕思宁最敏感的部位。

    误打误撞,把同样没有经验的小可怜玩得娇躯颤栗,禁不住尖锐的快感呻吟出声,手指贴着肉粒快速摩擦,很快就把那里刺激得充血泛红,小逼也泌出湿黏的淫液。